客服热线 400-600-6619
NEWS技术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  技术动态
返回列表

中国典型矿区生态修复现状以及对策分析

来源: http://www.huiguo.net.cn/    发表日期:2015-08-20    浏览:5084

关键词:

l 典型矿区生态修复研究概况

l.1 典型矿区的界定

1986年的《矿产资源法》中较早使用了“矿区”的概念。由于认识和研究的角度不同,人们对典型矿区的理解各异,由此产生了对矿区不同的定义或表述,但它们有一些共同点:都是以采矿为基础,以发展经济为目的,有生产设备并能进行正常的生活,具有区域性特点。在参考相关文献基础上,可对矿区做如下分类:能源资源矿区,如煤矿、油田、天然气等;基础原材料类矿区,如石材等;各种金属类矿区,如铜矿、锌矿等;其它稀有矿种,如稀土等。本文所指典型矿区主要是煤矿区、金属矿区、石材矿区。

1.2 生态修复概念

对于生态修复的定义目前还存在诸多争论,而且很容易与生态恢复、土地复垦等概念混淆。不同的学者由于研究目的、方向等的不同,赋予了生态修复不同的含义,而且随着研究深人和社会的发展,生态修复的内涵也在不断的完善和发展。综合分析前人对生态修复的定义,并结合研究实践中生态修复的具体模式和内容指出,生态修复是在人工条件下对原有破坏生态环境进行恢复、重建和修整使其更符合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过程。因此,矿区生态修复不仅仅简单地对原生态环境进行人为的恢复、复垦,还要进行修整、重建,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

1.3 国外矿区生态修复研究进展

矿山生态修复最早开始于美国和德国,早在20世纪初,这些工业发达国家已经自发的在矿区进行种植试验,开始了矿区生态环境修复。英国、澳大利亚等有悠久采矿历史发达国家也很早就开始恢复生态学相关研究,并在矿区生态修复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生态修复已成为采矿 后续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前苏联也十分重视矿区废弃地土地复垦工作,加拿大、法国、日本等国在矿区生态修复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另外,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都通过制定矿山环境保护法规理顺矿山环境管理体制、建立矿山环境评价制度、实施矿山许可证制度、保证金制度,严格执行矿山监督检查制度等措施来保证矿山生态修复的成效。

20世纪80年代以来,这些发达国家土地复垦率达70%〜80%,在矿区生态修复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形成了一大批经典的、成熟的生态修复案例,如美国的麦克劳林金矿。

1.4 国内矿区生态修复现状

根据《2012中国国土资源统计年鉴》的统计,我国每年开采矿石总量达到93亿t。我国矿业废弃地面积大、种类复杂,目前80%以上的矿业废弃地尚未修复;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矿山废弃地的生态修复率不到1%,至20世纪80年代末期,生态修复率约为2%,到目前为止,生态修复率仍不到12%,远低于发达国家65%的修复率;对我国矿山损毁土地复垦潜力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1987〜2009年间,我国煤矿、金属矿损毁土地面积为133.3万hm2,只有13.3万hm2土地己修复、复垦利用,尚有120万hm2损毁土地面积有待修复、复垦。这120万hm2有待生态修 复达到土地复垦的矿区损毁面积,对于改善生态环境、保证矿区可持续发展、保证粮食安全、保护1.2亿hm2(18亿亩)耕地红线具有极其重要现实意义。

我国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废弃矿山的治理工作,但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矿区的生态恢复工作还处于分散、小范围、不成熟的阶段。尽管我国矿区废弃地生态修复相当缓慢,但其比例在逐年提高。特别是1988年我国颁布《土地复垦规定》后,矿山废弃地的生态修复工作开始步人法制化轨道,生态修复速度和质量有了较大的提高,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如大型煤矿区生态重建(金属尾矿区的植被恢复。

目前,国家大力提倡生态文明建设,特别强调加大耕地保护力度,恢复矿山占用和被破坏的耕地面积迫在眉睫,我国在这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国内矿区生态修复工作任重道远。

2 中国典型矿区生态修复

2.1 修复主体

矿产资源开采难,但事实证明针对其修复更难,有些损害甚至无法弥补,如一些珍稀物种的灭绝等,因而,矿区修复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调动更多的力量参与修复。与开采的主体相比,参与修复的主体构成上更为复杂多样。但矿区的生态修复工作不管谁作为修复主体,对于矿区生态的修复与恢复而言都是公益性的。

在现行法律制度中,矿区生态修复主体并不是太明确和详尽,但是可为界定矿区生态修复主体提供有益的指引。例如,2011年3月5日《土地复垦条例》正式开始实施后要严格执行“谁损毁,谁复垦” 的原则;2014年4月24日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中明确了环境保护中企事业单位的权利、义务和责任,等等。

政府应发挥生态环境建设投资主体的作用。总结亿利集团在防沙治沙中政府、企业、农户三方共赢模式。借鉴西方国家的经验,结合我国实际情况,认为国家或政府、污染行为人、污染场地使用权人等是污染场地生态修复法律责任主体。郭利刚结合国家政策,将我国煤矿、金属矿土地复垦投资主体分为三个阶段:1987年以前的历史遗留损毁地,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负责组织复垦;1987〜 2009年煤矿、金属损毁土地,由土地复垦义务人和县级人民政府共同负责复垦;2010年后煤矿、金属矿损毁土地,全部由土地复垦义务人负责复垦。

综上所述,目前我国矿区生态修复主要是由国家和企业来承担,利益相关者参与度还不够。从目前矿区修复的实践来看,修复主体主要是三类:第一类,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政府明确 相关职能部门,或者通过招标等方式,采用政府投资的形式,来实施生态修复工作,这种情况相对而言,都是大型的、涉及面广、占地面积大、影响深远 的矿区,尤其是历史遗留矿区等。第二类,污染行为人(包括生产企业和个人)。只要企业或个人行为对矿区造成污染,污染行为人就有义务承担全部清理、修复的费用。第三类,社会公众(包括社区、 民间组织、基金会、个人等)。就是在政府的许可下,采取谁投人谁受益的办法,进一步引人民间、社会资金的进人,在实现公益理想的前提下,也达成投资者个人利益的回报。国家和政府通过完善法律制度,调动全社会对矿区生态污染的修复,引导社会公益性资金的投人和公众的参与,拓宽投资、 修复渠道。

2.2 生态修复的技术与方法

矿区生态环境破坏和污染的严重程度不同,决定了生态修复的难易程度和复杂程度。现将矿区分未污染和受污染的矿区来进行探讨。

2.2.1 未污染矿区的生态修复

矿业发展实践中,有些矿是作为基础石材或建材等来开采,并没有形成重金属污染等现象,因而,在治理中只要针对其特定情况展开生态修复即可。当前,这种矿区及其治理呈现为3种情况。

一是建筑原材料、石材等矿区。针对这种取 材、挖掘等性质的生态破坏现象,在修复实践中一般以疏干法、就地平整法、挖深垫浅法等措施为基础,在其上种植生命力强的植物,如插田泡等具观赏价值的新秀植物。另外,采用水土保持型近自然生态修复模式也是较为典型的成功做法。二是煤矿坍陷区。国内外塌陷区修复实践中,目前采用非充填修复的典型矿区较多,直接利用,在因地制宜的基础上取得较好修复效果;同样,采用充填生态修复模式的典型矿区也较多,一般以粉煤灰为主掺人其他物质后客土覆土恢复生态。三是露天与废弃矿区。可归纳为三种修复模式:(1)植被混凝土护坡绿化技术。(2)污泥与粉煤灰 等配置充填恢复。(3)客土复垦和土壤基质改良修复。

2.2.2 受污染矿区的生态修复

世界各国受污染的矿区占据着较大的比例,是矿区生态修复的难点,尤其是一些稀有金属或者其他重金属的污染,几乎把矿区变成“死地”。国内各 地典型矿区据其污染元素的不同,展开了针对性地治理。目前,在国内较为通用做法或技术有:⑴菌根真菌联合植物与微生物修复法。把重金属耐性植物接种菌根真菌,或直接利用细菌和微生物固定、抽取土壤中的重金属来修复污染土壤。(2)耐性植物 吸收法。利用某些植物对污染物的耐性和超富集性实现对污染元素的固定与吸收,从而达到土壤修复作用。(3)改良剂等 化学手段。利用土壤改良剂等化学手段直接或间接地作用于土壤,以去除重金属和硫酸根离子等。(4)生态工程与景观工程的应用。如矿区景观生态的斑块-廊道-基底、矿区生态资源GIS管理信息系统、农业景观、 矿区生态旅游景观、人文生态景观和绿色景观等的构建。

2.3 生态修复相关的政策法规

尽管各矿区都在实施生态修复相关工作,然而,目前在国内并没有专门法律法规来指导矿区的生态修复。我国在经历漫长的、零星的、自发的修复发展历程后,随着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1989年《土地复垦规定》、198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的实施,标志着我国矿山生态修复走上了法制化轨道,并逐步受到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和人民群众的重视。而国外一些矿业发达国家都制定了专门的法律体系来保障矿区生态修复工作的顺利开展。早在20世纪80年代左右,德国(1960年代末)、俄罗斯(1976年)、澳大利亚 (1976年)、美国(1977年)、英国(1980年)等国家就完成了矿区生态修复基本立法。与这些国家相比,我国目前的矿区生态修复法律体系还很不完善,尚未有专门的矿区生态修复法律,有关矿区生态修复的规定大多是原则性的,且分散在相关法律法规中。本文收集整理了我国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颁布的、涉及矿区生态修复相关内容,包括矿产资源法、土地复垦规定等在内的二十几个法律法规。

3 对策建议

目前我国矿区生态修复取得了一些成绩,综合目前该领域的研究现状和存在的问题,今后一段时间我国矿区生态修复研究的重点主要有4个方面。

(1)建立一套完善的政策法规体系。目前,我国还没有非常明确的关于矿区污染修复的法律法规,一些已经出台的相关政策还没有配套的细则,不具可操作性。要从根本上解决矿区生态环境破坏问题,首先要建立相对完善的法律机制,做到修复时“有法可依”,从法律角度制约矿区生态破坏,明确矿区治理、恢复的责任,保障生态环境安全。

(2)完善管理机制。矿区生态修复涉及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门等多个部门,在管理中容易出现扯皮、推诿等现象,可以借鉴国外经验建立一个统一权威管理部门,统一实施管理,加大执法力度和严格监督管理,奖惩分明,确保矿产资源合理开发利用,同时也要加强公众在修复过程中的监督权,用社会力量督促矿区修复保质保量的完成。

(3)拓宽修复主体渠道。矿区生态修复主体责任制在生态修复中处于核心地位,修复主体的确定和划分直接关系到修复资金的筹集和修复过程的顺利完成。一般来说,国家和政府、污染责任人是矿区的主要修复主体,相关部门应该积极鼓励公众参与到修复主体中,引进社会资源参与矿区修复,建立一种关于修复资金的筹集、管理和运用,实现双赢多赢的局面。

(4)创新修复技术。主动吸收国内外在矿区修 复中的有益经验和先进技术,开展矿区修复的综合研究,加大实用技术、新技术在矿区修复中的应用,推动修复技术进步,促进矿区生态修复的健康、可持续的发展。

返回列表 分享到:

上一篇:厌氧+好氧+沉淀池+人工湿地处理混有养殖废水的生活污水

下一篇:11种冬天低温条件下给沼气池增温提高沼气产量方法详解